[融资系统]桑兰一个人的战争:从微笑天使到忘恩负义(组图

2021-05-01 09:30:22 127 配资开户 新西兰,新西兰新闻,新西兰留学移民,新西兰旅游,新西兰搜索,

  5月10 日,桑兰跨国索赔官司有了新进展,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桑兰案主审法官驳回了被告莫虎律师提出的对桑兰进行“滥诉”惩罚的要求,撤销桑兰对莫虎的所有指控,但保留了两项针对刘国生、谢晓虹的指控。桑兰案

桑兰一个人的战争:从



  5月10 日,桑兰跨国索赔官司有了新进展,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桑兰案主审法官驳回了被告莫虎律师提出的对桑兰进行“滥诉”惩罚的要求,撤销桑兰对莫虎的所有指控,但保留了两项针对刘国生、谢晓虹的指控。桑兰案将进入双方取证阶段。

  这一年来,桑兰因这场状告“恩人”天价索赔的官司,瞬间从“天使”堕入凡间,甚至深陷“忘恩负义”的泥潭。

  从小自少体校、省队到国家体操队,17年的成长过程中几乎与社会没有接触,也没有正规地进行文化学习,自受伤后懵懂桑兰被迫自立,面对这些对于她尚茫然无知的一切。她的认知更多来自周遭人对其的影响,言过其实的褒奖还是浮华应景的荣誉,情感还是干戈,感恩还是仇恨,她需要迅速完成心智的自我成长。显然这一切于她仍然过于复杂和难以解决。

  因为孱弱所以努力自我保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披上盔甲,拿起武器,尽可能获得利益。

  伤者桑兰

  桑兰受伤后14年中的绝大多数时间,是“微笑天使”。从第12年开始,略板起面孔的桑兰开始将人们记忆中的形象颠覆。而一年前的一场“讨说法”的巨额索赔跨国官司,使她与自己曾经的“恩人”们彻底翻脸。变化翻天覆地,何以至此?桑兰是背叛、忘恩负义,还是突然醒悟

  本刊记者/马多思(发自北京、宁波)

  文/张蕾

  “我知道这消息了,唉,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5月的一天,刚刚雨后的宁波天气凉爽。坐在轮椅上的桑兰一边用手掌掌根翻看着写字台上的一本《蒋介石传》,一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神态平和。“我喜欢我的经纪人黄健的说法,就是这仅仅是经过击鼓鸣冤后,法官开始升堂审案了。”

  桑兰所说的“普通事情”,是自去年4月28日起她打的天价索赔跨国官司的最新进展。一年前,这起状告美国时代华纳公司、美国体操协会、 TIG(保险公司)名下的两家保险机构、一家名为RIVERSTONE的保险代理公司、友好运动会创始人前时代华纳副董事长特德·特纳以及其受伤后在美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等8人高达21亿美元的官司一经报道,让很多人意外,昔日乐观坚强的“微笑天使”突然成了“狮子大张口”“忘恩负义”的“恶人”。

  历经一年,这起复杂多头的官司,几经修改、周折、更换律师、口水骂仗,终于在北京时间5月10日,纽约南区联邦法庭给出了桑兰案的决定,即主审法官桑德驳回了被告莫虎律师提出的对桑兰进行“滥诉”惩罚的要求,并撤销桑兰对莫虎的所有指控,但保留了两项针对刘国生、谢晓虹的指控,即对刘谢夫妇“诽谤”和“侵犯隐私”的指控保留。也就是说,除上述2项之外,桑兰原提出的十余项指控(包括桑兰诉“性侵”及侵吞桑兰的“友好运动会基金”等),全部被“建议撤销”。至此,喧闹一年有余的桑兰索赔案将正式进入双方取证阶段。

  黄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尚能保留两项,是桑黄两人的胜利,这也是当初他们前任律师海明“广种薄收”的策略。

  桑兰的维权官司

  5月10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刚到宁波,桑兰的男友兼经纪人黄健即发来短信,“最新消息,老法官发布命令不支持被告惩罚桑兰,桑案正式成立。明天我把法官命令发给你。”1分钟前,他刚刚接到新聘用的律师徐晓冰的电话,获知这一消息。

  虽然在第一时间就告知了案情“新进展”,但碰面后,黄健却对记者表示,“这是个微不足道的情况,”他说,“形象地说,就是桑兰从原先只能在衙门口击鼓鸣冤,现在可以进入到大堂,等法官升堂审案了。”

  5月5日,黄健陪同桑兰回到老家浙江宁波,应朋友之邀参加了一个青年台球比赛的颁奖仪式,顺便看望父母、散心。在经历接连不断的风波之后,出现在现场的桑兰看起来有些消瘦,不过她的心情不错,一些粉丝要求合影拍照,她都微笑满足。

  上一次他们回宁波是2011年的春节。之后,桑兰和男友黄健一直陷在负面报道和争议之中。这次回到宁波,两个人日子过得平静开心,白天桑兰陪着父母上上网,黄健天天去钓鱼,桑兰偶尔陪着一块去,坐在自己特制的轮椅上看书看风景,晚上就和朋友们一起聚餐,两人一起玩闹,很高兴。

  自去年对包括自己曾经的监护人刘国生谢晓红夫妇在内的一众人提起诉讼后,社会上对桑兰索赔18亿美元(后增加到21亿)及状告“恩人”一事有不同认识,甚至有网民在网上对桑兰进行谩骂。桑兰在微博上为自己辩护说了自己为什么以前没告状的原因:这是个复杂的个人维权案。17岁时我很小,不会独立思考,今天律师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怎么这么傻。”

  据新华社驻纽约报道员李大玖查证,虽然桑兰索赔案第一次诉状提起的被告达8名,但是起诉书中的大幅文字确实都是指向刘国生和谢晓红的。起诉书的 “事实陈述”部分一共有22段,其中的11段涉及刘谢二人和中国体操协会(中国体操协会并非被告)。涉及其他被告的仅有5段,另有6段属一般性陈述。

  2011年5月13日,桑兰的前任律师海明向美国联邦法院递交第二次诉讼申请,控告项目已由第一次提交诉讼申请的18项增至21项,并增加了 17名被告。其中第一个核心被告人物就是谢晓虹夫妇的律师莫虎;还有一个核心被告人物就是谢晓虹的儿子薛伟森,状告依据是之前提出的性侵案件。

  “性侵”内容的增加激发了各种猜测甚至对桑兰的诋毁,让桑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在随后的发布会上,桑兰对媒体表示自己“活着很累”。

  桑兰的这起跨国维权案并没有引起美国主流媒体圈的过多关注,但是却在当地华人圈和国内引起很大轰动。除了新闻界,法律界的人士也纷纷在媒体发表自己的看法。一些媒体报道中采访到的美国当地华人律师因为倾向于被告会赢,报道在客观上产生了对桑兰的不利影响,桑兰不再接受采访。

  

版权保护: 本文由 股票配资开户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ybqzyy.com/pzkh/1011.html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